首页 收藏回家路
站长推荐: 找AV导航 柠檬导航 翻翻福利墙 黑料福利网
返回笔射阁
美妻被人强迫受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美妻被人强迫受精作者:烈烈风中     首先竟是我最要好的同事国卿,和我的堂哥阿横,国卿和阿横将她仰放在床上,恬依然屈张着一双腿,一副顺从的姿势,国卿跪在恬张开的两腿间,一手抓着她的脚掌,一手则握着粗长往上翘的鸡巴,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湿润的耻缝上猥亵地磨擦挤弄,恬喘着气,眉间带着一丝羞惭,咬着朱唇享受我的朋友对她的玩辱。龟头从熟红的果肉间不停挤出透明的爱液,我的妻子微微激动地呻吟,用哀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,转回头乞望着国卿:「求……求你们,别……别在他……面前……弄……」原来是她被我的同事和堂兄搞,心里感到羞耻,毕竟那是和我有关系的人,而且也是她和我、以及我父母共同熟识的男人。但陈总就是要她在我和我爸妈面前和认识的亲友发生性关系,又怎会听她的要求?陈董把一条软膏交到国卿手里,交代说:「这是好东西,把它涂在你的鸡巴上,剩下的全挤到女人的肛门里头。」国卿接过手来,按照他的吩咐照办,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刺激女人身体的强烈搔痒药。国卿涂满药膏的龟头继续在恬水淋淋的耻缝上磨挤,恬的身体已经快忍耐不住,她失神地反抓着身后我的堂哥阿横,阿横双手则是揉着她软嫩的乳房,还各腾出一指挑逗完全勃起的乳头。我不懂包括我亲友在内的这些男人,为何都那么会挑逗我的妻子,我妻子落在他们手中,就像一只赤裸而完全驯服的羔羊,任由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挑起原始的反应,然后完全接受他们的灌溉,即使她的丈夫和公婆在场,也无力说『不』和抵抗。我的堂哥爱抚着我妻子,柔声说:「恬恬,妳知道吗?我想妳好久了,从妳结婚那天第一次见到妳,我就连作梦都想要佔有妳,今天终于如愿以偿,要是早知道妳是那么大胆的女孩,我早就……嘿嘿……」阿横淫秽地笑了数声,又俯下脸只离恬的嫩唇不到二公分,无耻地问她说:「我可以亲妳的嘴吗?」「……不……不可……以……你是……他堂哥……我们……不行……」恬哼哼嗯嗯的回答。「那他呢?他是妳丈夫的同事,为什么你们的下体可以这样接触?我才接吻就不行?」阿横无耻地问,手指则同时加重力道,捏长那两颗红到快射出奶来的乳粒。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在他和……他父母前……这样……」恬虽然口中抗拒,canovel.com但性感的屁股和纤细的腰肢却上下抬动,让耻缝外露的果肉与国卿又硬又大的龟头磨擦得更激烈。我忍着满腔的悲愤,低声下气恳求:「国卿……别这样对她……看在我们是同事的份上,求求你!」实在不知该再怎么看下去了,妻子被别的男人姦污也就算了,但如果也被自己的同事和堂哥上了,我不知以后该怎么再抬起头。国卿却转头冷笑,鄙夷的目光看着我:「你的小骚货老婆这么开放,在你面前接受别的男人打种,反正她现在怀孕怀定了,我不过和她爽一次,你不会这么小气吧?」我绝望地垂下了头,现在的恬可以属于任何男人的,就是不属于我,我还能说些什么?说了他们一样会在我面前糟蹋她,又何须自取其辱?国卿看我不再说话,又得意的笑了几声,转回头对恬说:「妳丈夫叫我不要把鸡巴放进去,妳怎么说呢?要不要我的大肉棒帮妳止飢?」「别在他们……面前……要怎样……我都可以……」恬已经快忍不住肉体需求的折磨,她身上每一寸雪肤都在颤抖。「妳想得美!就是要干妳给妳丈夫和公公婆婆看,怎样?告诉妳丈夫妳想要什么吧!」国卿逼迫她道。芸柔闭上眼咬紧下唇,这次她总算没像被阿韩姦淫时那么的不知羞耻,想必因为国卿是我的同事,这种话很难在我面前启齿吧!「既然不说,我就慢慢的搞妳,一直到妳求我为止。」国卿狞笑道。他向阿横使了一个眼色,两人站起来,一人一边将床垫连同躺卧在上面的恬一起拖到我和我父母前面,恬张成M型的双腿就正对着我爸,雪白腿根间光秃秃的耻缝尽入我爸爸的眼中。「我现在要在妳公公看得非常清楚的情况下,好好舔妳的嫩屄,让他认清他的乖媳妇有多淫荡。」国卿残忍地说。「国卿!你别太过份了!」我咬牙切齿吼道。好片共享:清纯视讯少女直播洗澡让粉丝看|大胖妹玩BDSM,电钻也用上了!|加拿大美女被男友插得好销魂|影片由天天A片(daydayav.com)提供被我的声音吓到,恬娇躯震了一下,看到我爸的视线正落在她的两腿间,总算清醒了过来,羞叫一声併紧修长玉腿,身体也蜷缩成一团。但阿横和国卿可不容许她这么做,阿横翻身抱起了恬,将她抱成仰躺在他身上,然后利用膝盖顶高她的腰嵴,国卿则抓着她双脚脚掌,把她的腿推高张开,恬的耻穴又赤裸裸的张裂在我爸眼前,而且样子比刚才更为淫荡和不堪。「不……别用……这么下流的姿势……在我公公面前……求求你们……」恬偏开脸羞泣地哀求。「现在看我怎么弄妳!也让妳公公婆婆看个仔细!」国卿兴奋地说,随即用力朝恬熟红的耻穴吐了一大口口水,恬被浓热的唾液烫得哀叫出来,国卿一口吸上那个涌满淫汁的小肉洞,十根美趾立刻又用力屈紧,雪白胴体激烈的颤抖。「别……啊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好麻……会吸出来……呜……不要在……公婆……面前……把我……吸出来……」国卿唏哩唿噜的舔吃起恬的果肉,恬一手按着国卿的后脑,另一手往后举扶着阿堂的脸,嘴里说不要,行为却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。国卿从恬的胯间离开,恬才虚脱似的软了下去。他嘴边全是我妻子的淫水,湿亮亮的好不淫秽,我看了差点没气晕过去。国卿回头看向我的爸爸,淫笑说:「伯父,你媳妇的身体好棒,想不通你儿子怎么没能让她怀孕,还要别人来代劳?既然她被别的男人用过了,而且八成会怀别人的孩子,我若想插进她的小穴里,你该不会反对吧?」我爸转开脸,无奈地回答:「随便你吧,她已经不是我家的媳妇了,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!」国卿说:「既然如此,我也不客气了!」他俯在恬身上,和阿横上下夹着她一丝不挂的美丽裸体,亲着她脸蛋说:「告诉妳一个好消息,妳公公同意妳跟我作爱了,妳想怎么作?」「我……不能……跟你……他在看……」恬还是抗拒着,她口中的『他』,指的当然是曾为她丈夫的我。这种反应激怒了国卿,他粗暴地捏住恬纤美的下巴,扭过她的脸怒道:「我看妳多能忍!」说完一手抓着粗长的鸡巴,找到恬的耻缝,挺着屁股慢慢将龟头挤进去。「啊……」恬从喉间发出动人的呻吟,双乳和柳腹也快速地起伏,国卿淫笑着说:「还说不要呢!才进去一点就叫成这样,果然是淫荡的体质。」他说我的妻子淫荡,其实自己唿吸也变得浓浊,这狗娘养的,竟还转头对我爸说:「你媳妇那里又滑又紧,真是难得的尤物,可惜不能帮你生孙子……」「啊……别再进来……噢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在……他们面前……弄那么深,会碰到……」恬失神地喘叫。她虽叫国卿别把鸡巴插到最深,但双臂却是举过裸肩,反抓着身下阿横的头髮,任由国卿不断将肉棒挺进她身体里。「……花……花心……了……碰到……花心了……呜……你弄到……我花心了……」恬挺高柳腹哭着说。「我可以在妳的阴道里抽动吗?美丽的太太?」国卿问。「不……不可以,别在他们面前……抽送……」恬摇着头,泪流下了脸颊。国卿慢慢将鸡巴拉出来,恬腰挺得更高,激动地喘着气,粗长的肉棍被阴道里的淫水浸得又湿又亮,国卿的鸡巴出来到只剩龟头还埋在里头,又慢慢送了进去。恬口中发出甜美的呻吟,颤抖地说:「怎……怎么又进来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抽动……啊……又碰到了……呜……好麻……」国卿慢慢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恬的叫声愈来愈大,我看出国卿的每一次顶送都准确地撞击在恬的花心上,那个地方我的龟头从没机会触击过,这些男人却都能轻易地办到,让她欲仙欲死,我心里悲哀的想着,我妻子的身体在被这些男人开发过后,恐怕永远都离不开他们了。「我……我里面好痒……啊……」恬失神忘形地挺动腰肢,国卿伸手去搂她的后腰,恬很顺从地勾紧国卿的脖子,让他将身子端起来,粗大的鸡巴在湿淋淋的小穴中进出撞击,但恬仍十分痛苦地喊着好痒。「不是……用力在弄了吗……怎么还会痒……」国卿卖力地耸动下体,喘吁吁不解的问。恬双颊潮红的将脸埋在他肩膀,啜泣说:「另外一个……洞……也痒……」「另一个洞?」国卿立刻明白了:「妳的屁眼也会痒吗?」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恬拼命把头往国卿肩上钻,羞到极点的模样,简直诱死人了!全场的男人都为她着迷,只有我想***。这时阿横突然抓来一条比拇指还粗的鳗鱼,原来也是陈总给他的,他抓着鳗鱼送到恬眼前,淫笑嘻嘻问道:「把牠放进妳屁眼里,帮妳止痒好不好?」我脑海轰然作响,悲愤又心疼的喊道:「小恬不要!不要答应他们!别这样作贱自己啊!」恬迷乱的眼神看向我,又看了在阿横手中充满活力乱钻的丑恶生物,唿吸杂促的问:「那是什么……我会怕……」「别怕,很舒服的,我帮妳在妳公公眼前放进去,放进去后再让国卿干妳,一定会很舒服的。」阿横像恶魔般说。「不……不要在公公……面前……」她含羞地把国卿抱得更紧。不过她愈不想让我爸妈看到,他们就更故意这样做,国卿把她的屁股转向我爸妈的方向,她和国卿肉根相接的耻穴不仅被我和我爸妈看得一清二楚,连因性交而微张的肛门都一目了然。阿横就蹲在她屁股下面,先用注射筒装满润滑油,慢慢挤进恬的肛门,再把鳗鱼的头对准红红的肛洞送进去,鳗鱼有钻洞的天性,只见它扭了几下,头就顺利地钻进去肛门里。


下一篇: 回到农场的家
上一篇:情慾深渊(3)